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工作研究
關于補齊樂都區學前教育發展
短板的幾點思考
來源:    時間:2018年12月29日    

王海蓮

?

近年來,樂都區全面貫徹落實《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和青海省《關于進一步促進學前教育發展意見的通知》等文件精神,實施了兩期“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及“貧困地區兒童發展項目”,大力推進學前教育事業發展,并取得了明顯成效。

一、學前教育發展現狀

樂都區堅持改革創新、因地制宜、依法管理、規范辦園原則,大力發展公辦幼兒園,積極扶持民辦幼兒園,加強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鼓勵社會力量舉辦幼兒園,構建“保基本、廣覆蓋、有質量”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遵循幼兒身心發展規律,基本形成“城區以公辦幼兒園為引領,民辦幼兒園為主體;川水地區以公建民營園為基礎,城區幼兒園為輻射;山區以鄉鎮中心學校所辦獨立幼兒園為龍頭,村小附設幼兒園為支撐”的格局,有效解決了城鄉幼兒入學需求。截至目前,全區共有幼兒園141所,在園幼兒8036名,其中公辦幼兒園113所,占幼兒園總數的80.1%,在園幼兒2966名,占幼兒總數的36.9%,民辦及公建民營幼兒園28所,占幼兒園總數的19.9%,在園幼兒5070名,占幼兒總數的63.1%;有教職工451人,其中在編教17人,聘用434人;幼兒學前三年毛入園率為96.4%。

一是強化學前教育管理。成立全區學前教育工作領導小組,教育部門及各學校分別建立學前教育中心和學前教育工作站,形成了“政府牽頭、教育部門專人負責、學校專人落實”的工作格局。制定出臺《樂都區幼兒園管理辦法》《樂都區幼兒園教育教學常規管理要求》等制度和方案,健全了幼兒園年檢制度和類別評估管理制度,學前教育的常規工作、安全管理、教育質量提出具體要求和考核細則。實行目標責任管理,強化年度檢查和全面考評,有效保障了學前教育組織領導和制度保障到位。

二是擴大學前教育資源。按照“分地區、分層次、分階段”的原則,加大經費投入,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步伐。投入資金9396萬元建設幼兒園59所;投資820萬元為全區幼兒園配備保教設備,為保教活動提供了基本保障。自2009以來,結合“貧困地區兒童早期發展項目”,按照“群眾有需求、條件能具備,擴大覆蓋面、提高普及率”的思路,全面開設山村幼兒園,全區山村幼兒園設置鄉鎮從9個擴大到16個,實現了學前教育全覆蓋。據統計,八年來,全區共有16000多名山區幼兒接受了學前教育,為貧困邊遠地區的學前教育發展探索出了一條成功之路。今年,樂都區被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評為“山村幼兒園計劃優秀項目縣”。

三是注重教師隊伍建設。為適應學前教育發展的需要,從區職業技術學校幼教專業畢業生、非學前教育師范類學校畢業生中聘用幼兒教師434名,充實了學前教師隊伍,并不斷提高教師隊伍素質。據統計,共有180名山村幼兒園教師獲得省市區表彰獎勵,136名教師取得了幼兒教師資格證。

二、樂都區學前教育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及原因

從調研情況看,學前教育在我區教育體系中處于最薄弱環節,存在的困難和問題有:

(一)教育資源依然短缺。一是公辦幼兒園數量少。根據國家和青海省學前教育發展要求,公辦幼兒園應占幼兒園總數的60%至70%,但由于學前教育過度市場化,目前全區川水和城區的公辦幼兒園僅占8.7%,“以公辦幼兒園為主體,公辦民辦并舉”的格局遠未形成,公辦幼兒園呈現“稀缺化”,城區出現“入園難”現象。二是城區幼兒園壓力大。隨著城市快速發展,大量農村人口流向城市,城區幼兒園壓力不斷增大,超規模、大班額情況十分突出。按照國家規定的“最大辦園規模12個班360人,小班25人、中班30人、大班35人”標準來看,我區城區56%的幼兒園辦學規模高于這個標準,其中區幼兒園規模最大,達799人;城區平均班額小班41人、中班47人、大班48人,最大班額達70人,大班額占80%,超大班額占67%,教師工作量大,幼兒健康成長得不到保障,安全隱患多,教育質量難以保證。三是農村資源利用不充分。農村教育資源配置不均衡,最遠的幼兒園服務半徑達3公里,出現班額小、混班的現象。據統計,全區農村平均班額小班和中班17人、大班18人,有混班74個,其中中班最小班額為1人的5個,占全區中班的3.2%,班額5人以下的26個,占全區中班的16.8%,農村教育資源得不到充分利用。四是公建配套幼兒園政策落實不到位。目前,城區住宅區共有48個,建有幼兒園的4個,其中產權屬政府的1個,且都普惠成本高。

(二)師資力量嚴重不足。一是師幼比例低。全區在園幼兒8036名,國家全日制幼兒園教師與幼兒比為1:9。如果按照保教人員與幼兒1:10的配比核算,全區最低應配備保教人員804名,而我區保教人員與幼兒比為1:17.8,目前只配備了451名,缺353名。按照農村幼兒園每班配2名教師、1名保育員的要求,全區農村村小附設幼兒園大部分每園只聘用教師1名,師資缺額大。二是教師編制少。因長期沒有核定幼教編制,全區113所公辦幼兒園中在編教師只有17人,僅占教職工總數的3.8%,且平均年齡達46歲,老齡化現象嚴重。三是整體素質低。為降低成本,部分幼兒園低薪臨聘低學歷非專業人員任教,全區學前教育隊伍以臨聘教師為主體,學歷專業占比不高,骨干教師和領軍人才匱乏。目前,全區學前教育教職工隊伍中本科學歷56人、大專學歷212人、中專學歷183人,占比分別為12.4%、47%、40.6%;持有教師資格證的有203人,占比僅45%,整體素質不高,教育質量無法保證。四是工作壓力大。全社會對幼師行業存在輕視的態度,忽視了其專業性及基礎教育的重要性,將“教育者”簡單視為“看護者”,幼兒教師缺乏應有的歸屬感和社會關懷。特別是農村幼兒園中,教師身兼數職,既是老師又兼保育員的高達90%;“一人一點”的教學點78個,占全區幼兒園的55.3%,教師生活、工作壓力大。五是薪資待遇低。幼師群體薪資待遇與高強度工作不匹配,非在編教師與在編教師收入差距過大,同工不同酬現象嚴重。據統計,全區在編教師人均月工資5978元;臨聘教師工作期間人均月工資在1900元左右,寒暑假期間局聘教師1874元、園聘教師947元,臨聘教師待遇低。六是隊伍不穩定。低薪與高壓之下,幼教教師徘徊在堅守和離去之間,學前教育行業“蹺蹺板”的平衡點時刻都在發生變化。加上全區幼師系統缺乏獨立的職稱評定體系、社會缺乏對幼師行業的信任,幼教老師的執教信念正在被壓倒,幼師行業突顯“里面的想離開,外面的不愿進”的現狀,高流動率成為幼師行業的常態。據調查統計,臨聘教師中有45%左右的因待遇過低,有另行擇業的想法;自2013年以來,山區178名早教志愿者中流動教師31人(次),學前教育發展嚴重受阻。

(三)教育投資相對不足。一是經費投入不足。目前農村學前教育經費為每生600元,除了日常辦公外,園舍維修、設備添置、教具投放等問題難以解決,特別是室內玩教具和戶外體育活動器械配備不足,輔助教學設備以及教學資源包相對落后或缺乏。二是午間食宿服務缺乏。由于缺乏床鋪、炊具和食品衛生安全保障設備,無炊事員工資專項資金,加上農村食堂安全改造投入大,缺乏資金,農村幼兒園幼兒的午間食宿服務缺失問題突出。三是服務機制不健全。政府對農村幼兒園幼兒食宿服務成本分擔機制未建立,家長一身輕,學校壓力大。

(四)安全隱患依然存在。一是安全意識不到位。部分幼兒園不重視幼兒安全能力的培養,安全應急預案操作性不強。二是城區幼兒活動場地小。由于城區幼兒園規模超標,班額大,安全消防通道不暢,門前交通擁擠,緊急疏散難,安全隱患非常大。三是教學用房不達標。城區的星光幼兒園西門園、愛幼幼兒園和高廟鎮小天使幼兒園3所幼兒園租用非教學用房,校舍不符合抗震標準。四是餐飲不安全。特別是農村幼兒園由于資金少、就餐人數少、餐飲條件差,食堂建設不符合食品衛生安全監管部門要求。五是周邊環境差。部分幼兒園周邊有小食品經營攤點,幼兒食品安全隱患較大。

三、對樂都學前教育發展的幾點建議

針對當前全區學前教育存在的資源短缺、師資薄弱、投入不足、監管不力等突出問題,提出如下意見建議:

(一)多層面完善機制強化領導。一是提高重視程度。把發展學前教育作為貫徹落實教育規劃綱要的突破口,納入政府工作重要議事日程,納入全區經濟和社會發展中長期規劃和年度計劃,與經濟社會發展同步安排和落實。二是制定振興計劃。結合實際,制定學前教育振興計劃,徹底改變家庭、社會對幼兒教育不重視的現狀,大力推進學前教育發展。三是強化統籌協調。建立由教育牽頭,住建、國土、財政等相關職能部門相互協調、密切配合的工作機制,強化學前教育的均衡、同步、協調發展。四是加強督導檢查。區委區政府督查室把學前教育作為督導重點,加強對責任落實、經費投入、安全管理等方面的督導檢查,改善學前教育的領導和管理工作。

(二)多渠道擴大學前教育資源。一是提高公辦比例。結合第三期學前教育計劃,合理確定公辦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布局結構,爭取項目,加大投入,提高公辦幼兒園比例,解決“入園難”的問題。二是注重政策傾斜。學前教育資金投入應向貧困邊遠地區傾斜,重點改善農村幼兒園基礎設施建設和室內外環境。免費教育資金應向普惠性幼兒園傾斜,大力扶持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做到公益、普惠和高質量的有機統一,不斷推進學前教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三是強化政策落實。下大力氣抓好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明確其公共教育資源的屬性,不斷擴大城區學前教育資源,解決城區幼兒就近就地入園問題。四是注重因地制宜。正視城區、川水和山區以及山區之間人口、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等之間的差異,在教育經費投入、教育資源配置、管理服務模式、衛生餐飲要求等方面做到因地制宜、適合當地需求,讓有限的資源發揮更大的作用。

(三)多途徑加強教師隊伍建設。一是落實配備標準。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落實幼兒園教職工配備標準,逐步配齊幼兒園教職工;建立幼兒教師“區考園聘”聘用制度,公開招聘符合條件的畢業生充實幼兒園教師隊伍;通過培訓,引導中小學富余教師轉入學前教育,著力解決當前學前教育師幼比例低、教師編制少、整體素質低的問題。二是提高待遇。依法落實幼兒教師地位和待遇,提高工資待遇,逐步實現同工同酬。探索獨立的幼兒教師職稱評定體系,或將臨聘教師納入中小學職稱評聘范圍,保障教師的晉升、職稱評定等合法權益,激勵教師安心任教。三是注重培訓。創新培訓模式,完善學前教育師資培養培訓體系。強化學前教育教研教改,建立經常性教研制度,全面提高小學附設幼兒園教師的專業水平和素質。以優質公辦幼兒園為引領,強化與山區幼兒園之間的對口幫扶、置換培訓等工作,促進學前教育健康均衡發展。

(四)多方面加強教育管理服務。一是加強準入管理。嚴格執行幼兒園準入制度,建立幼兒園信息管理系統,實行幼兒動態管理和幼兒園的分類管理。聘用專業性幼兒園園長,確保幼兒園管理的專業性和科學性。二是強化辦園行為監管。制定辦園行為督導評估實施方案,規范教育教學行為加強監管和引導,防止和糾正幼兒園教育“小學化”傾向。及時開展一次全區范圍幼兒園辦園行為專項督導檢查,重點查處管理和師德師風建設方面存在的問題,切實保障幼兒安全健康。三是注重安全監管。加強幼兒園安全設施建設,健全各類安全管理制度和安全責任制度,建立全覆蓋的幼兒園安全防護體系。四是創新服務機制。結合山村幼兒園就餐人數少,條件差、資金少、空閑資源多的實際,探索食宿服務成本分擔機制,確保政府、家庭合理分擔學前教育成本,解決山區幼兒午休和用餐問題。

(五)多渠道提供政策保障。一是完善學前教育投入機制。建立健全學前教育政府投入、社會舉辦者投入、家庭合理負擔的投入機制。將學前教育經費列入財政預算,加大學前教育投入力度,每年新增教育經費要向學前教育傾斜,財政性學前教育經費在教育經費中要占合理比例,并逐年增長。積極籌措資金,新建、改擴建公辦幼兒園,重點加快建設城區公辦中心幼兒園,不斷擴大學前教育資源,切實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新建、擴建的幼兒園,由政府按照公益事業有關規定以劃撥方式供地,劃撥價為土地征用補償費和土地報批費。二是積極鼓勵和扶持民辦幼兒園。對規模較大、辦園行為規范、保教質量較高的民辦幼兒園給予一定的獎勵;對辦園行為規范、收費不足以維持正常運轉的規模較小的民辦幼兒園,要給予適當補助。對幼兒園的水、電、氣等費用按照中小學標準收取。三是建立學前教育資助制度。對農村家庭困難戶和城鎮低保戶家庭子女、孤兒和殘疾兒童接受普惠性學前教育給予資助。


 
牛仔和外星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