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今日海東
民俗風情是讀懂海東的一部書
來源:    時間:2019年06月21日    

□ 時報記者 陳鈺月

海東是個年輕的城市,作為一個地級市來說它只有6歲,可這個年輕的城市卻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它見證了遠至遠古時期,近至解放后的歷史變革,可以說是一本“活史書”,這里還是一個多民族聚集地,正因為此,海東的民俗風情可以說是讀上一整天也讀不完。

古老的廟會瞿曇寺花兒會

樂都區瞿曇寺花兒會在青海各地花兒會中規模較大、影響深遠。據考證,瞿曇寺花兒會從清道光年間開廟會起,至清末民初逐漸發展成一定規模的花兒會。瞿曇寺花兒會是當地群眾交流花兒的最大舞臺,許多民間花兒歌手從這里走向全省乃至西北地區。

瞿曇寺花兒會參與群眾以漢族為主,其他民族也踴躍參加。在演唱曲令上,除當地的《碾伯令》外,還有《白牡丹令》《尕馬兒令》《水紅花令》《三閃令》等。此外藏族人民喜愛的“拉伊”在這里也有廣泛的演唱。其演唱形式有獨唱、對唱、聯唱等,其中最能體現瞿曇寺花兒會民間特色的就是兩個陣營的對歌。

瞿曇寺花兒會還具有深厚的民族民間文化底蘊,對花兒會的生成研究具有重要的價值。樂都區是河湟地區有名的“文化縣”,瞿曇寺花兒會因而成為研究大型民俗活動與地方文化發展關系最好的典型個案。作為有影響的花兒會,瞿曇寺花兒會在當地發揮著促進民間物資交流、加強不同民族文化交流、豐富民眾生活等方面的實用功能。

土族歷史“活文獻”納頓節

說起民俗活動最不可少的便是納頓節了,納頓節是青海省民和縣三川地區土族獨有的民俗活動。“納頓”土語原意為“游戲”,關于它的歷史淵源,目前還沒有發現文字記載。有學者認為,從納頓節中儺舞儺戲的內容、形式、服飾等考證,納頓節當起源于元代中期,完善于明代早期。

青海三川地區的官亭、中川等七個鄉鎮的七十多個村莊都過納頓節。各地舉行納頓的順序按莊稼收割季節的先后排列,從農歷七月十二日的宋家納頓開始,一村接一村,由下川向中川和上川轉移,一直延續到農歷九月十五日結束,歷時63天。

納頓節分三個階段進行。首先是籌備,從清明節開始,三川各村即在本村的神廟祭奠二郎神和地方神,并推選出當年七月舉辦納頓會的“大牌頭”和“小牌頭”,他們在節前負責籌集經費,維持本村社會秩序,協調生產管理(如田間用水順序)等,節日期間則具體負責活動的組織和實施。其次是小會,節前,村民在會場搭建大型帳篷,以供安放神像和進行祭奠。節前一日大小牌頭敲鑼打鼓,進行祭典等一系列活動。然后便是納頓節的正會,它由跳會手、跳面具舞(儺戲)、跳“法拉”(巫)三部分組成。

土族納頓節特點十分鮮明,它是一種鄉人儺民俗活動,以民間信仰為連接村落的紐帶,流傳歷史久遠,每次活動延續時間長,參與廣泛等。納頓節具有嚴格的組織和程序,其活動與鄉村管理和生產時序緊密結合,有明顯的社會調適功能。節日期間,活動內容豐富多彩,極富民族地方特色。特別是其中的儺戲儺舞,保存著北方民族薩滿文化的殘影,同時又吸收了二郎神、關公崇拜等漢文化的內容,既表現了土族的文化個性,又體現了多元文化共生共榮、相互影響、相互交融的民族和諧現象,具有豐富的文化藝術內涵,其音樂、舞蹈、頌詞、服飾、儀禮等都富于特色。納頓節是人們認識土族歷史的“活文獻”,它所蘊涵的豐富文化信息,是學術研究的一個重要源泉。

古老的婚禮習俗

藏族婚宴十八說

藏族婚宴十八說,是貫穿于藏族婚禮祝詞的十八道程序的十八種頌祝類說辭,主要流傳在青海省東部農業區的互助土族自治縣、樂都區、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化隆回族自治縣、循化撒拉族自治縣等地的藏族群眾聚居鄉,居住在這里的藏族基本上處在腦山和淺山地區,世代從事農耕,兼營畜牧業。

其表現形式是當地藏族婚禮祝詞的十八道程序。婚宴十八說始終貫穿于婚禮之中,大多為說唱,都是即興表演的,一般由十幾人分階段完成,最盛時則需要幾天時間。藏族婚宴十八說承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和濃郁的民族特色,在藏族歷史學、民俗學、民族學、語言文學方面的研究價值很高。列中國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伴隨著婚宴十八說,一場場豐富多彩的歌舞活動、一道道美味佳肴,以及艷麗而華貴的藏族服飾,無不令參與者驚嘆藏族文化的多元。


 
牛仔和外星人注册